第十九章鐵面判官

作者:豆子沙彌 |字數:1967

人氣小說: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:傲嬌暴君,強勢寵!沈浪蘇若雪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重生軍婚:神醫嬌妻寵上癮都市奇緣怪醫圣手葉皓軒

    二狗看著沮喪的白來說,你餓不餓?我餓了?現在還頭暈。

    白來嘆了口氣,沒有爹的孩子也要吃飯啊,走,下樓吃飯,我得多喝幾碗,解解愁。

    二狗白來兩人一前一后下樓來。

    白來喊過小二,好酒好菜,來一桌,小爺我要借酒消愁。

    小二應聲,然后去后邊讓廚子收拾酒菜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客棧門口,人聲嘈雜。

    隱約聽著有人喊道,師父,那倆人就在里面。

    另一個聲音說道,沒錯,我親眼看見那個人進去的。

    還有一個聲音,我打聽了一路,那倆人那么扎眼,帶著狗,帶著雞,都說看見他們進了這家客棧,準沒錯。

    一個渾厚的聲音說,走,我們進去!

    客棧門口走進一個健碩略黑的中年男子,身后還跟著一大幫人。

    眾人一進門口,就看尋見在靠窗桌子旁的白來還有二狗。

    一個人眼尖,立刻高聲喊道,在哪兒呢,那倆人在那兒呢。

    白來還有二狗一看這幫人,有的認識,有的不認識。

    認識的人有那么幾個,點蒼派的幾個弟子。不認識的還有一大堆。

    白來比二狗多認識一個人,那個為首的中年男人,算是個人物。

    在江湖之中小有名氣,人送外號“鐵面判官”崔判。

    一看這些人,二狗還有白來自然明白得很,這是又找了人來報那一劍之仇的。

    二狗還腦子發暈。白來倒是清醒得很。

    白來覺得有二狗在,覺得心里底氣滿滿,看著眼前這幫人也是氣勢十足,絲毫沒有任何的懼怯。

    白來還故意把腰一挺,順手拿了一支筷子,一只腳抬到凳子上,把手搭在上面,另一只手拿著筷子做剔牙狀,頭還晃啊晃啊的,十足的賤樣,看的對面都想大嘴巴子抽他。

    白來半睜著眼,好死不死的說,哎呦,這不是鐵面判官嗎?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?您怎么也來趟這攤子渾水?

    白來說的陰陽怪氣,對面幾個點蒼派的弟子看著白來這一副賤樣,心中的火氣蹭蹭直冒,腦子一熱,把劍都拔出來了。

    七嘴八舌的喊道,老子今天砍死你!

    今天我們要替天行道,殺了你這個敗類……

    小子,今天不砍死你,我就不姓白,我以后跟著你姓…

    一個個義憤填膺,熱血澎湃,可就是沒人往前走一步,只是拿著劍在原地亂揮,滿口胡喊,就像無形之中有條繩子拴在脖子上一樣,一個個憋的面紅耳赤。

    一個個一邊罵,一邊拿余光瞄著白來旁邊的二狗,還有二狗桌邊的那柄巨劍。生怕有變。

    二狗頭暈心燥,聽見這些聒噪甚是煩悶,一抬頭,順手一抓劍。

    瞬間,點蒼派那幾個人全都閉嘴了,甚至有一個弟子生生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,嗆了一口口水,不住地咳嗽……

    幾個人,不約而同的對身邊的人抱怨。

    你看看,你拉著我干什么?你快松手……

    不要勸我,要不是你拉著我,我早就上去,砍死他了…

    對啊,你們不要阻擋我們這一顆替師父報仇的心……

    誰在拉我,我可要翻臉了……

    有誰再阻攔我們,可別怪我們不客氣了……

    被教訓的人也是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你說什么呢?誰拉你了?

    我真的冤枉,天地良心,我真沒碰你啊!

    還有一個食客,委屈的對喊得最兇的點蒼弟子說,這位大俠,你這個就真冤枉我了,我是真的沒有拉你,日月可鑒……

    哼,還敢狡辯,我看你跟那兩個人都是一伙兒的…

    冤枉啊,真的冤枉啊!

    冤枉?我親眼看見你的兩只手死死地抓著我的衣服,還敢說,冤枉?我看你就是跟他們一伙的!

    那個食客無奈的搖搖頭,我哪有兩只手拉著你啊…

    不要再辯解了,我們都看見了,你再怎么否認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這位大俠,你睜大眼睛好好瞧瞧我是怎么兩只手抓住你不放的?

    食客一只手一拉另一只手上衣袖,衣袖拉起,眾人皆驚。

    那只袖筒里赫然只有一只斷了半截小臂的殘肢。

    只有一只手的人自然是不能兩只手去抓人了。

    頓時點蒼派的弟子臉上一陣紅一陣白。

    周圍圍觀群眾看的那叫一個精彩絕倫。

    崔判畢竟還算見過世面的人物,心里明白,再這樣下去,誰的臉面也掛不住。

    崔判假裝咳嗽一聲,緩解一下氣氛。

    然后緩步向前,眼睛掃過白來,落下二狗的身上。

    崔判說,今日我崔某到此,只有一個目的,為了一個好友討回公道。

    不知是哪位江湖朋友打傷了點蒼派前輩管長老?

    白來看了一眼二狗,二狗抬起頭,看著崔判說,我。

    崔判看了看二狗,小和尚,你是哪個寺院里掛單的和尚,不好好念經,跑到江湖來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二狗,暈暈乎乎的說,我是個道士,不是和尚。

    小光頭,你當我傻是不是?崔判有一些生氣。

    白來說,他真的是個道士。

    崔判瞪了一眼白來,你給我閉嘴,沒你什么事兒,少摻和!再吱聲割了你舌頭!

    白來翻個白眼,對二狗說,朋友,對不住了,看來這事兒還得麻煩你了。

    二狗,拍拍胸脯,放心,包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崔判,看著二狗說,江湖有言,殺人償命,今天要得罪了!

    崔判說完,從袖中抽出一支判官筆。

    拿出筆,崔判接著翻轉騰挪,左突右刺,先練了幾個把式,惹得周圍圍觀群眾還有帶來的那幫人一陣叫好。

    甚至還有人往場中扔了幾個銅板進去。

    崔判停下手里的功夫,小子,來跟我較量一下怎么樣?我倒要看看能把管長老打傷的人,到底有幾分本事。

    二狗晃晃悠悠的站起來,手里拄著劍,嘴上說,不就是打架,還用的著這么費勁。

    二狗此刻頭暈眼花,晃晃悠悠的向前。

    崔判這時雙手一拱,嘴里說了一句,承讓了。

    然后快步向前而來。

    二狗迷糊之中看見有個人過來,二狗腳下也沒停,一邊邁步子,一邊掄起大劍,順手就是一劍,劈頭蓋臉就砸下去。

    崔判不知是一時判斷失誤,還是確實是個不要命的主兒,看著大劍迎頭而下,一尺來長的判官筆,他竟然雙手一握,舉過頭頂,想要硬接二狗這柄巨劍。

    這么小的判官筆,一般人好好瞄準了都未必能正好砸上。

    那天二狗還是酒后余醉,準頭更是差了不少,頭暈迷糊之際,腳下一個趔趄,身子一失衡,劍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,完美的避開了崔判雙手高舉迎上來的判官筆,一個弧過去,不偏不倚,這一劍砸在崔判的腰上。

    崔判當場腰椎錯位,大腿骨折。

    一聲慘叫,一下子翻了個白眼,痛的昏死過去。

    瞬時周圍變得很安靜。

    誰都沒有想到比武結束的這么快,圍觀群眾的熱情還沒有被點燃,就被現實無情的潑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一個聲音打破了安靜。

    老子打了個噴嚏,這就結束了,這一劍砍哪兒了?

    另一個人就勸他,你還算是不錯了,你還看見他揮劍了,我低頭磕了個瓜子,這還沒咽下去呢,什么都沒看見,一抬頭,打完了!

    這下猶如冷水進了油鍋,炸了,看熱鬧的人開始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。

    厲害啊,看不出來,這小光頭高人啊…

    這劍招,虛虛實實,讓人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那是自然,我看得真切,這一招變化的太巧妙了,這崔判官是怎么也躲不掉呀,絕了!

    我看的也是清楚,話說回來,這巨劍使的有功底,這江湖之中還真找不出第二位,服氣!

    圍觀群眾都是這樣,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,發展如何,圍觀群眾們總是在看見所謂的結果后開始憑空想象,覺得自己的見解就是對的,自己的說法是絕對值得別人相信的,他們總是刻意標榜自己,覺得自己就像神明一樣透視著事情的所有真相。

    江湖比武,分勝負,也定生死。

    愚昧的人們永遠只看到勝利者的姿態,卻忽略掉失敗者的慘狀。

    有人歌頌,有人貶駁。

    崔判的徒弟們,還有請他來幫忙的點蒼派弟子可就不這么想了。

    你這不合規矩…

    這做人太不講究了!

    用那么大的劍,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嘛!

    比武講究禮尚往來嘛,點到為止,太暴力了!太殘忍了!

    是不是眼瞎啊,那么大的判官筆你不砸,把人給砸著了,該去看看郎中了…

    不能就這么算了,不能便宜了他!

    聽到這里,二狗把劍一拄地,喝到,誰不服,來戰!

    崔判不行,這幫子窩囊廢就更不行了。

    一時無人應戰。別說應戰,連應聲的都沒有。

    這時候又有人出來打圓場,畢竟這么多人都在看著呢,怎么也得多少撈點面子回來,要不以后還怎么在江湖上混。

    師父的身體要緊,我們改日再戰。

    一幫人抬著崔判從客棧里匆匆離去。

    最后走的人還適宜的表現了一下血性,往地上吐了口唾沫,看著二狗惡狠狠地說,這個仇我們結下了!后會有期!

    豈不知,此人剛剛走出客棧門口,就火急火燎的到了客棧的馬房,找了個無人的角落,脫下褲子開始撒尿。

    手在抖,腿在哆嗦,嘴里自言自語,可嚇死我了,可嚇死我了…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rkbsgu.live/down/60651/
手機閱讀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60651/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dun18希尔顿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