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天下之主

作者:泌水清幽 |字數:1765

人氣小說: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:傲嬌暴君,強勢寵!沈浪蘇若雪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重生軍婚:神醫嬌妻寵上癮都市奇緣怪醫圣手葉皓軒

    夜幕降臨,從海域到海域深處,從皇城外到皇城根,數不清的火把映紅了夜空,與漫天的繁星交相呼應。

    出現在星空下的軒轅逸,眼睛在找到慕冰玥的那一刻,便在未曾離開過,雖未開口眼睛內卻已流動著萬語千言。

    他心中萬般滋味,被軟禁的煎熬和得不到一絲信息的心急如焚,讓他幾度崩潰......

    能再見到她,他仿佛用盡了一世運氣。

    這一刻,恍如隔世!

    慕冰玥也望向他,眼聚清輝,似有星光流轉,安寧靜謐。

    此刻慕冰玥的心中亦是感慨萬千,在這紅塵人世,他們終是沒能逃脫這輪回宿命。

    冬天的銀河是一年之中最容易被看見的,在這橫貫長空的銀河下,慕冰玥與軒轅逸遙遙相對,像極了傳說中的牛郎與織女,似乎那些艱難險阻和仙凡之別都不能阻止他們命運相交。

    數千里之外的千洲島上,正與灰衣老者交談的白衣男子,兩眉之間突然似有風云雷動,那雙已數不清多少年不為世事動容的朗月雙目,驟升波瀾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也似感受到天地間游蕩著一縷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,“天啟兄?......”老者眼中滿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天命格現世了!”白衣男子容貌雖無甚出奇之處,但風骨氣度卻與眾不同,一身白衣更襯得他凌然出塵。只見他眼中風起云聚,語氣中猶充滿了不敢置信之音,“祝九兄,這天地萬物恐怕都要有變數了!......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雙眉緊鎖,看著眼前心緒起伏不定的白衣男子,他是萬般疑惑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智周萬物,知天命,斷生死,究竟還有何事能讓他如此撼動?

    莫非......灰衣老者心頭重重一跳,“難道是那天命四言?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無聲點了點頭,眉間有一縷憂思聚而不散。

    創立門派的祖師,飛升之時曾留下四句預言,幾千年來,門中很多傳下來的典籍很多都失傳了,以至仙途難覓,但祖師留下的這四句預言,卻流轉下來,一代傳與一代。

    九星連珠,天命格現,入胎凡身,匡時濟世。

    這四句天命預言,已數不清傳了多少代,但他知道上次的九星連珠距今已有五千年。

    五千年啊......他何其有幸!

    一見白衣男子眉間愁云聚而不散,老者不由問道:“可是有所不妥?”

    天啟長吁出一口氣,廣袖一卷,背手而立道:“書中有著,一般仙人下凡歷劫,都是入輪回之所,待功德圓滿,方靈魂升華,重塑仙身,所以凡體與靈魂分開無用。可這氣息天象分明是仙人入定,仙魂脫離,沒經過輪回之路,便做了胎靈,只怕她肉體凡胎難以承受這天下之主的魂靈啊!”

    “天下之主?”祝九腦中一片空白,他那日觀她氣機,雖覺察到她腹中有一縷五彩霞光隱隱流轉,其中王者之氣漸成,但卻萬萬未料到來歷是如此不凡。

    “有兩本傳世之書中都曾有言,仙人都有天劫,天帝雖是天下之主卻也要入凡塵體察民苦,不過不同一般仙人,天帝入世需隔五千年”,天啟陷入沉思,雙目有些迷茫,過了一會才似從回憶中回過神來,“我雖讀過,卻一直沒往深處想,今日有幸見到,突然有些頓悟,也許經年來,問道者仙途艱達,門生凋敝,或許是因缺少一個肩負天命的傳道人。”

    祝九聽了只覺不可思議,一些天書秘典只傳門主,他自是不知道。天啟不但告知他如此機密之事,還輕易向他吐露進階心程,實是出世豁達。

    天啟往虛空一抓,一個盒子憑空出現在他掌間,那盒子乃用千年之木所制,但見其上花紋繁復,便能見盒中之物的珍貴。

    待他將盒子打開,盒中如珍珠般大小的藥丹,一瞬發出奪目華彩,祝九一眼識出寶物,“天靈丹?!”他曾于藥王醫典中見過圖樣。

    他只以為此物早已被歷任門主哪個受用了,沒想到還能傳承這千多年。

    天啟點頭一嘆,“不錯。”此物能傳承至今,實屬不易,要知道煉就一顆就需千多年才能攢齊所需奇藥,雖只小小一顆,卻網盡天下奇珍,比之仙露珠稀貴百倍,便說是鎮派之寶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祝九很快想到了什么,尚未開口,他只見天啟已經招來了他的大弟子末釋,并命其即刻起程將之送于慕冰玥服用,未免寶物有失,天啟不得不將其珍貴點明,“此丹傳承千年,喚作天靈丹,乃是為能將踏上仙途修道人用的,助力非常,與普通人也是妙用無窮,駐顏增體,百歲無憂,解百毒,去厄難更不在話下,只一顆也能讓這天下血雨腥風,務必慎之,不可節外生枝,還有記住一定盡快送達。”

    “徒兒領命。”末釋神態恭敬,面上雖不顯,心中卻早已驚濤駭浪,他雖有諸多疑問,但見天啟一臉鄭重和憂急,所以并未問出口。

    末釋雖久不出世,但對慕冰玥一人還是多耳聞,況且因為新入門的師弟,他還是知道她不少事的。

    就在末釋起身正欲走時,天啟似是突然想起一事,“走時,先去見星塵一面,另外與軒轅皇見面只說可解無**之毒,勿要橫生枝節,引人覬覦。”

    雖傳聞那軒轅逸為了那女子不惜四處興兵,但未免節外生枝,還是謹慎些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末釋領命離去。

    “萬物皆有定期,萬物皆可渡。”不等祝九發問,天啟悵然一嘆道:“雖說這百轉輪回,歲月榮枯自有定數,可連你都愿為其甘冒天譴,失去近百年修為,我自不能袖手旁觀,任這世道應了天數,災禍連連。”

    祝九默默點頭,“渡與不渡,都在一念之間,一念私我,畫地為限,一念為眾,自有福德機緣。”

    天啟與祝九相視一笑,莫逆于心矣!

    風起云動,夜空中的繁星異于往常的璀璨明亮。

    司馬翰縱馬繞過慕冰玥一行,奔入皇城,而他身后的大批護軍已將慕冰玥一行重重包圍,硝煙散去,皇城內外氣氛愈見凝重。

    軒轅逸的目光中有太多慕冰玥難以理解的情感投注,她承受不住的先移開了目光,看向獨孤太后,“我知道此次爭端是赤焰貢糧作假一事,雖則不是我做下的,但慕家莊確實嫌疑最大......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眾人的臉色俱是大變,此中軒轅逸的目光最是復雜,他眸光暗沉的看著慕冰玥,薄唇緊抿,但卻未發一言。

    誰都知道此事就連智囊如司馬翰都未能查到一點蛛絲馬跡出來,而皇太后以此發難慕冰玥及赤焰,尋常人找不到能洗清自己的證據,規避此話題都來不及,這位倒好,還送上門讓人拿捏......

    要是此女找到證據,也不必行這逼宮之舉,只要把證據找人傳上來就是,聽她這話分明是沒有找到,可又偏偏在這檔口提,難不成是想再這兩方對陣之地,自裁,以證清白?

    不怪眾人這么想,便是祁善和葉靈聽了也都是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“確實,除了慕家莊,我實難找到還能做下此事之人”,司馬翰截住話頭,自顧說完,面向獨孤太后和軒轅逸跪下道:“微臣今日奉命平叛,卻不想所追叛賊,不但那赤焰三十萬降兵人人手持武器,便是蒼穹歸降數萬百姓都是人手一把,如此看來,慕家莊不但手眼通天,而且是與蒼穹蓄謀已久啊!”

    司馬翰說是人手一把,實是夸大了,慕冰玥知道此刻也不是在此話上辯解的時機,有漁霸一黨被一夜殲滅之事在前,那她在說什么也是枉費。

    俘虜是不能私藏武器的,這么多武器她不相信睿智如他會找不到出處, 他知道她不會自己供出螭王來,不過是想在他們這些逆賊上再加上一把勾結的利劍,不過她可不會就這般讓他稱心。

    正如慕冰玥所料,無論從數量還是從鑄造工藝上,司馬翰都能順藤摸瓜查出,那些武器是軒轅歷任帝王墓葬的陪葬品,可在他意圖死咬住赤焰、蒼穹兩國降民勾結,自然不會把自己國家的人,尤其是皇親國戚,這時候拋出來轉移視線。

    “我雖未能找到自證清白的證據,但有一物或可解除我等身上罪責。”慕冰玥并未接他話頭,說完便叫一人將一個麻袋呈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個麻袋雖鼓鼓囊囊的,但看上去很輕,軒轅這邊的小兵打開后,見是一麻袋稻穗,雖有些疑惑,但還是仔仔細細檢測了一番才呈將上去。

    獨孤太后身邊的侍衛打開袋子,半舉著,墻頭上的文臣武將都圍了上去,知道事關貢糧作假一事,他們都看的格外仔細,可仍想不出其中關聯,一些人看了一會不由放棄了。

    慕冰玥看了,道:“各位大人可以將每株麥粒捻出數一數。”

    擱一般人身上,誰會做這么無聊的事,可見慕冰玥一臉鄭重其事的態度,一些人竟也當真照做了。

    丞相長孫陌是第一個這么做的,越數他臉上的詫異之色越重,而后是震驚,到最后已是一臉凝重。

    300多粒,300多啊!

    這是什么概念!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rkbsgu.live/down/60660/
手機閱讀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60660/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dun18希尔顿娱乐